金刚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刚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裸条贷女孩被逼卖淫成为犯罪团伙的摇钱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40:02 阅读: 来源:金刚网厂家

裸条(裸贷)是在进行借款时,以借款人手持身份证的裸体照片替代借条,有不少女大学生都用裸照获得贷款,当发生违约不还款时,就会被用裸照威胁,逼迫女孩去卖淫,前不久,石家庄高新区法院就审理了一起这样的案子,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从受害者到加害者的17岁女孩

像朱璐雨这样因为还不起校园贷、高利贷而选择卖淫的年轻女孩并不在少数,17岁的王莉莉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比较特殊的一个。

短短几个月,她从卖淫还账的受害者变成加害者一一为这个犯罪团伙介绍其他女孩,甚至参与敲诈勒索活动。

2017年4月,因为在校时欠下其他高利贷未还,王莉莉被介绍到王晓飞处,王晓飞、卢小强要求王莉莉手持身份证拍裸照,从事卖淫活动才能借款,之后借给她7000元现金。在借款未还清期间,王莉莉在王晓飞等人控制下从事卖淫活动数次,所得嫖资均由王晓飞收取,当作是偿还借款的利息。2017年6月,王晓飞以王莉莉还款超期为由,迫使她还款3.8万元,还钱无望的王莉莉不得不继续在王晓飞处从事卖淫活动。

这期间,王莉莉正好介绍刚满14岁的“小老乡”张淼淼来石家庄一家酒吧找工作。得知消息后,王晓飞便带着王莉莉等人驱车前往张淼淼的老家,将其接到石家庄。

出生于2003年的女孩张淼淼,并没有任何贷款,仅仅是因为缺钱花就被带着加入了卖淫团伙。最初,张淼淼并不愿意,王晓飞等人就一起吓唬她,逼着她去卖淫。因为张淼淼是处女,王晓飞还专门找了一个40多岁的嫖客来“破处”。就像脱去一件件衣服一样脱掉底线和羞耻心,张淼淼平均每天接活三五次,最多一天8人,共计百余次,所得嫖资均由王晓飞收取。张淼淼只得到了1000元“零花钱”,王莉莉则得到500元的“介绍费”。

2017年6月,张淼淼通过交友软件认识了刘文达。后来,张淼淼没有经过王晓飞同意,偷偷跟着刘文达去北戴河玩了两天才回来。王晓飞发现后,提出让张淼淼赔偿擅自外出造成的损失,王晓飞女友刘文因也在一旁逼着其赔钱。张淼淼拿不出钱,王晓飞、卢小强、刘文因、王莉莉等人就商量着,既然刘文达有钱带着张淼淼出去玩,就可以从刘文达那里弄点钱。于是在7月19日凌晨,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逃不开的足疗店

在朱璐雨、刘文达朋友先后报警后,警方将两起案件合并,最终发现了一个以裸贷之名强迫、组织卖淫的团伙,共涉及犯罪嫌疑人9人,被强迫打裸条卖淫的被害者5人。

在女孩们卖淫的足疗店里,王晓飞等人虽然并未采取暴力手段打骂胁迫,但采取了很多办法给她们做思想工作,让她们听话。

据王晓飞供述,拿传播裸照来吓唬她们是最常用的手段,自己偶尔也会说卖她们的器官、毁她们的容,把她们卖到别的地方去卖淫,还说过挑断不听话人的手筋、脚筋。不仅如此,几乎每来一个新女孩,王晓飞都要进行“试活儿”,也就是卖淫前先和他发生关系。

“因为这些女孩大都欠我的钱,想离开的话得经过我同意。”王晓飞交代说。22岁的赵心怡是一名护士,因为还不上校园贷,就借了高利贷,被介绍到王晓飞处卖淫。2017年5月,赵心怡签了1万元裸条并拍下裸照、扣押身份证。为了让她更听话,王晓飞还强迫她签下一份32万元、一份16万元的借款合同。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赵心怡平均每天卖淫两次,共卖淫六七十次。期间,赵心怡还因为不肯跟客人发生性关系被打骂。有一阵子,赵心怡的母亲在老家生病需要照顾,想回家待几天。王晓飞就让赵心怡叫来另一个女孩韩月来这里替代赵心怡,算是“质押”。

韩月是赵心怡的同学,二人私下感情很好。韩月知道赵心怡被人扣在石家庄卖淫,也知道她母亲生病住院,当时就想替她把钱还上。

谁知,原本说只要两三万的王晓飞又改口说要还五六万才行。眼看好友处于两难境地,韩月只好提出能不能自己替她在王晓飞那待几天,等赵心怡回来再走。王晓飞同意了,条件是让韩月打了1万元的欠条,并且说只给赵心怡五天的时间,如果回不来,这1万元和赵心怡欠的钱就都由韩月还,或者同样卖淫还账。

这五天,韩月一直和王晓飞等人待在一起,可以接打电话,但不能单独自由活动,即使他们出去玩也带着韩月。后来赵心怡准时从老家回到石家庄,就把1万元的欠条撕了,韩月随即离开。赵心怡则继续留在王晓飞处卖淫。

最终,王晓飞等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

石家庄市高新区检察院经依法审查查明,被告人王晓飞、卢小强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多次实施犯罪,逐渐形成了以王晓飞、卢小强为首要分子,重要成员刘文因、白丝文等较为固定,王莉莉、朱巧巧参与的恶势力集团。

该犯罪集团以招募、强迫、容留手段,管理或控制朱璐雨、张淼淼、赵心怡等从事卖淫活动;非法拘禁韩月;敲诈勒索刘文达等违法犯罪活动,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年轻人需提高法律意识

承办该案的石家庄市高新区检察院未检处处长裴丽艳感触颇深。在裴丽艳看来,王晓飞、卢小强以“民间借贷”为幌子,以为找到了致富新途径,招募年轻的女孩到王晓飞处借钱,然后以裸照、身份证威胁和控制这些女孩从事卖淫活动,还实施敲诈勒索,非常恶劣。

“组织卖淫活动严重破坏了社会风气,比一般的犯罪行为更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它直接促使卖淫嫖娼活动的蔓延,危害社会治安管理秩序。同时,对到期不还的卖淫女还进行敲诈勒索,以低额借款,高额还款,其行为侵害了他人财产权和其他合法权益,严重扰乱金融市场秩序。”裴丽艳说。

令裴丽艳印象深刻的是王莉莉,她本是受害者,却一步步走向了犯罪道路,还将自己的同乡,不满18周岁的张淼淼带入了火坑(当时刚满14岁),成为了王晓飞犯罪团伙的一员,并在对刘文达实施敲诈勒索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构成犯罪。

还有一名被告人朱巧巧,现在还是在校学生。在向王晓飞借款时,不肯拍裸照,也不肯卖淫,却提出介绍其他女孩来卖淫抵债。王晓飞觉得生意不亏,不仅没让朱巧巧还钱,还给了她一笔中介费,把她拉进了自己的犯罪团伙之中。

“惩戒不是为了平息愤怒,更不是为了宣泄怒火,而是在法律的框架下,让违规者付出应有的代价。希望通过此案告诫警醒在场的青年被告们,必须自觉增强法律意识,不懂法不是犯罪的理由。触犯了法律就要接受惩罚,知错改错何时都不晚。”裴丽艳在该案开庭时这样说。她同时提到,本案中,几名被害女孩也需要反思。她们为了能借到钱而放开了底线,包括道德底线、身体底线、生活底线。涉世不深、没有社会经验容易被别有用心的坏人利用是一方面,但也同时证明了她们缺乏正确的道德观和价值观。

石家庄高新区法院一审宣判,以组织卖淫罪、敲诈勒索罪和非法拘禁罪判处被告人王晓飞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万元;以组织卖淫罪、敲诈勒索罪判处被告人卢小强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以敲诈勒索罪判处被告人王莉莉有期徒刑10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被告人朱雨诺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其余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至5年不等。

“案件已判决,但对于学校、家庭、社会以及检察机关来说,还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裴丽艳介绍,案件发生后,石家庄高新区检察院在周边院校,特别是给艺术专业专业考生进行法治宣传,发放《远离“校园贷”风险告知书》,提高学生的法律意识,避免上当受骗。

在办理该案过程中,石家庄高新区检察院还向石家庄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发出了检察建议书,建议分局加大执法力度,依法惩处嫖娼违法犯罪人员,并对该案涉及查证属实的嫖客予以依法处理;开展“打击卖淫嫖娼违法犯罪行为”专项行动,重拳整治高新区环境;结合全国范围内的扫黑除恶行动,铲除操纵、经营“黄赌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黑恶势力以及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的黑恶势力。

王者nba变态版

侍灵破解版

少年群侠传无限元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