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刚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苗族超短裙的由来[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8:02 阅读: 来源:金刚网厂家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弥勒一带苗家山寨中有一对情人,男青年叫嘎然,从小练有一身好武艺,能剑善射,生性直爽,是个名传四方的好猎手;女青年叫玛娘,相貌美丽,心灵手巧,能绣百种花鸟佳图,并有一副好歌喉,连天上的百灵鸟一听到她的歌声,就随着伴唱起来,方圆百里的男青年都追慕她。

附近村里有户财主,养有五个儿子,大儿子就看上了美丽的玛娘,托人到玛娘家说亲,但玛娘和家人都不同意。事后,财主家怀恨在心,总想着把玛娘抢到他家去。

一天,天气晴朗,山中百花争艳,林内百鸟相鸣,玛娘端着一盆衣服往村边一条清澈的小河走去,她刚出门,就被财主家的大儿子探头探脑的瞧见,他转身回家带着家丁来抢玛娘。她刚到河边,心中一怔,感到是哪里吹来一股逼人的寒风,回头一看,原来是财主的儿子带人抢她来了。这个歹徒一声令下,家丁就把她捆绑起来,生拖硬拉地奔往他家。一路上,玛娘不停地挣扎着,呼唤道:“亲爱的嘎然,快来救我呀!”她的呼救声在山谷中回荡。嘎然在山林里打猎,听到了她那悲愤的呼救声,就寻声而去,当看见玛娘被捆绑拉着时,气急交加,一咬牙,执弓在手,瞄准财主儿子就是一箭,财主儿子倒地而死,家丁吓跑了,玛娘得救了。

后来,死去的财主儿子阴魂不散,变成了一只大老虎待机衅事。

过了一久,嘎然和玛娘的婚期临近了。但是,婚前男方要到西边吹笙到定亲的日子才能结婚,来回要一卜三天。临别时,玛娘对他说:“你在回来的路上,不要叨念我的名字,不然,让别人知道我孤身一人在家,这样会出意外的。”他回答说:“好的,玛娘,我一定记住你的话。”又对她说:“等我周蒙宠期满笙歌返回时,听到我的笙歌,你来看我时,我放三个红桃在路上,你若真心爱我,就把它吃了,这就表明我们永远在一起。”玛娘答道:“好,我记住了!”不料,当他走了不远,在山间的一条小路上,竟克制不住对玛娘的思念感情,于是失声唱道:

美丽的玛娘啊,

我现在离开了你!

什么时候周蒙宠期满?

什么时候笙歌能返回?

什么时候吃下我的三红桃?

什么时候我俩能团圆?

这歌声恰巧被道旁的一只老虎听见了。这虎就是死去的财主儿子变的。它将嘎然的话记住,趁机装扮成他的模样,吹着笙歌在离村不远的小道上来回地走着。玛娘听到笙歌,心中想到奇怪:“他怎么就回来了呢?”细细一听,笙调有点象。她心中怀疑起来,悄悄地出门观看,见吹笙人与嘎然相貌相似,路上还放着三个大红桃,但吹笙人不作声。她以为是情人在逗她玩呢!就快步走过去,把那三个大红桃子吃了。糟了,三个桃子进肚,转眼间,她的相貌变了。原来这是恶虎置下的三个变心桃。

这时,恶虎露出凶相,对玛娘说:“这回你跑不了啦!再也不能与你相爱的嘎然团圆了。”

恶虎逼她同它远走。但是,恶虎的“变心桃”,能改变玛娘的模样,却变不了她的心。她默默地想出了把消息传给嘎然的办法,对恶虎说:“你等我回家一转又来。”虎怒吼:“快去快来!”她回到家,把自己绣好的一根芦笙花背带,放在家中自己住的屋内。然后,含泪离开了自己的家。

嘎然周蒙宠期满了,兴高采烈地吹笙返回,一到了村边,他吹呀,跳呀!怎么也不见玛娘来看他。他跑到她家,家中空无一人,他发现了屋内放着的芦笙背带,一时不知什么原因,慢慢才想起是自己忘了临别时玛娘对自己说的话,自己泄漏了秘密,让恶人知道她一人在家,被抢走了,悔恨至极。他低下头伤心地哭了,从早哭到晚,朦胧中梦见玛娘亲近地劝慰道:“亲爱的嘎然,现在我已被恶虎抢走,但眼泪并不能救我,你要勤练武艺,等桃花盛开时节,你就吹着芦笙来山林里救我,只有杀死老虎,我们才能团圆!”说完渐渐离开了他。等他醒来,细细回想梦中之事,觉得有理,于是含泪离开了玛娘的家。

嘎然悲伤地回到自己的家,对父母提出了要去杀虎救妻的请求,父母同意了。父亲把祖传下来宝刀交给儿子。嘎然把宝刀磨了七天七夜,磨得十分锋利。从此,他天天苦练武艺。几年之后,他的武艺高强,告别父母,进山杀虎。临行时,父亲杀了一条大水牛做成肉炒面,让儿子途中食用。

嘎然走呀,找呀!走了九百九十九里路,翻了九十九座山,还是不见玛娘的影子。有一天,他实在精疲力尽了,走着走着倒在山坡上睡着了。再说玛娘也时时想念着亲人,她默默地念道:

亲爱的嘎然啊,

我在想你,等你。

你什么时候找到我?

什么时候我俩能团圆?

亲爱的嘎然哟,

为了我俩的幸福和欢乐。

我白天黑夜都在想你、等你,

你快快来呀,

快来杀死这只恶虎吧!

她的歌声在山谷回荡。他听到了她的回音,浑身来了力气。

他加快步伐向前追赶。

他走呀,走呀!一天,他走进了一片密林,这里野树参天,奇峰林立,寒气逼人。他登上一座奇峰怪石顶上,传来了隐隐约约的悲歌声:他向山下寻声俯视,远远看见玛娘,在深山峡谷中坐着用芭蕉叶作布,牛角作针,象从前在家一样绣衣裙。嘎然知道玛娘的心还象过去那样纯洁,恨不得一下扑向玛娘,为防万一,他扫一了个口哨,玛娘抬头一看,见到了嘎然,就一跃而上,扑进一r他的怀里。嘎然紧拉住玛娘的手,催促地说:“我们快走吧!快逃出这吃人的地方!”玛娘说:“不,现在还不能走,若不杀死它,走也走不脱。”他转身要找老虎拼命,她劝道:“别忙!现在不是时候,老虎出山快回来了,要等它睡着了,你下来将虎杀死,才能把我救,我俩才能团圆。”不多时,老虎回来了,见玛娘神态不一般,疑心地在山谷中转来转去,一会儿装睡躺下了。玛娘以为虎已人睡,就发出信号给嘎然。他跳下山岩,满腔怒火地咬紧牙关抽刀准备杀虎,但老虎却突然向他猛扑过来,他一闪,老虎扑空了。他又挥刀与虎相斗,整个渊谷被尘雾笼罩着。战啊,斗啊!嘎然斗得老虎无处躲避,猛地钻在玛娘的衣裙下,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一刀击去,虎头落地死于血泊之中,可玛娘的花裙却被裁去了一半。虎死了,玛娘很快恢复了原来的美貌,二人一路上吹着笙,跳着舞回到了自己可爱的故乡,过上了幸福,欢乐的生活。

从此,为了纪念玛娘,苗族妇女就把长裙改为半节裙,沿袭至今。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