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刚网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当国网欲打造自己的ABB

发布时间:2021-09-12 01:54:15 阅读: 来源:金刚网厂家
当国网欲打造自己的ABB

国欲打造自己的“ABB”

连下两城,在以“极小”代价拿下许继、平高之后,国总经理刘振亚的心情似乎不错。

在这一收购完成后,国酝酿已久的电气板块的整合计划也在一系列的举措中逐渐浮出水面。

“变相”之势:招安许继、平高 国“向上游”

“国家电向上游产业延伸,可以平抑输变电设备采购价格,同时也可获得新的盈利增长点。”对于国这一步颇具争议的收购,中国电力科学院内部人士向表示。

7月23日,根据国麾下领头电力设备企业——国电南瑞发布的2009年中期主要财务指标显示,这家公司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6.0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1.65%,实现净利润7640万元,同比增长42%,营业利润为5900万元,同比增长82.7%。今年上半年,该公司新签合同11亿元之多,比上年同期增长22.83%。

据业内人士分析,这家早已纳入国麾下的公司,由于加大了智能调度、数字化变电站、智能配、用户电力信息采集系统等的研发力度,在未来的智能电建设中,将取得更为辉煌的业绩。

证券业界分析,“在众多大型工程项目依托之下,对于自己手中的蛋糕,国下手是迟早的事,产业链的延伸也就自然而然了。”对于国这个未上市的“巨无霸”,它的一举一动对于股票市场来说,影响也都是巨大的。

显然,在外界沸腾的争议之外,并入国的平高和许继正享受着一个惬意的夏天。“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在背靠国这棵“大树”之后,许继、平高将与国电南瑞一起,成为国旗下的三驾马车,没有随时紧迫的市场压力下的两个企业也在证券市场上已经被定义为绝对潜力的输变电“双强”。

从今年2月份招标的宁东—华东±660kV直流线路和葛沪直流Ⅱ回路设备招标中,我们可以发现,中国电科院获得了2条直流线路的全部4套换流阀订单。而在之前的几条直流输电线路招标中,许继在换流阀和控制保护方面的市场占有率大约在50%左右,可以预知,许继在加盟国之后的直流业务将得到极大强化。

在宣布收购平高和许继的同时,雄踞北方的国也开始其南北两个系统并行发展的计划。

日前,刘振亚亲赴南京会见南京市委书记朱善璐、南京市市4、实验机的附具长蒋宏坤时双方达成共识,国家电要进一步扩大在南京的投资,做大做强国家电电力科学院(下称“国电科院”),把南京作为国家电的重要基地。

至此,国家电做大电工电气产业版图已经逐渐清晰。

据国家电的公开资料显示,国家电在电气装备方面共有三个相关公司,包括位于南京的国电科院,位于北京的中国电科院和装备公司,三者均为国家电旗下全资子公司。而此次平高划拨给了国国际技术装备有限公司(下称“装备公司”)。而许继则划归给了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下称“中国电科院”)。

国家电此前的规划是,在2020年前的三个阶段中电总投资预计超过4万亿元。其中第一阶段(2009~2010年)预计投资5500亿元,第二阶段(2011~2015年)预计投资2万亿元,第三阶段(2016~2020年)预计投资1.7万亿元。

“发展特高压电,在特高压交、直流输电技术领域取得突破,自主开发特高压技术及其设备,有利于提升我国电技术、电力设备制造和相关行业的整体技术装备水平及竞争力。”刘振亚此前在特高压国际会议上接受采访时表示。

“随着智能电建设时期的到来,国电科院将进入快速发展期,国家电将继续加强投资、集聚资源,与南京市一道把国电科院打造成国际一流企业。”刘振亚在会见朱善璐时表示。国电科院院长肖世杰此前提出:“力争用4年左右的时间,将国电科院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电力科研机构和产业规模达到300亿元的高新技术企业。”

中国电科院总工程师印永华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电科院今年的收入目标是100亿元,未来5年之内希望能做到500亿元的盘子。“单凭许继是无法做到如此大的规模,因此整合势在必行。”

而关于下一步整合的对象,国方面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不过根据证券市场分析,“输变电各分行业的龙头应该都是其考虑的对象。”

“变因”之始:迂回辅业 国欲打造自己的“ABB”

尽管电气装备产业并非国主业,但对于国来说,此次启动电气设备资产收购有其产业链逻辑。

类似于发电企业向上游煤炭行业延伸一样,电气设备市场空间宠大,且盈利能力比电主业强,对此,刘振亚发展自己的电力设备公司就已在情理之中。保守估计,电投资每年超2000亿元的规模大多落在电气设备制造企业上,再加上特高压和智能电的加快建设,电气设备行业的巨大利益正时刻在诱惑着下游的电公司。

中投证券电气设备行业分析师熊琳为我们分析了此次国做大电气设备制造产业的明确意图:其一,电气设备制造产业可能将来会成为国公司的盈利增长点;其二,国需要有和外资合作的产业平台;其三,国自有设备商的存在,可以更有效提升其在高端产品领域采购的话语权。

可能每一家电气设备企业心里都明白。对于控制了国内70%以上电设备市场的“准垄断”用户,进入国“怀抱”对于任何一家电气设备企业来说都是“致命诱惑”。

“其实,刘振亚的心里也是有底的,任何一个省市都不会浪费和国家电结盟的机会,毕竟,区域的发展和电的建设密切相关,电配套不了,企业根本没办法做。”一位关注电发展的证券分析师如此认为。自然,河南也不例外,“所以,刘振亚很清楚,许继和平高都是国内输变电设备的龙头企业,拿下他们,有利于今后的进一步整合。”

而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国无疑是最佳合作伙伴。一旦牵手国,地方企业稳定的税收和电快速发展都是囊中之物。单纯从参与并购的三方来说,这是一桩“郎有情,妹有意”的结合。

在今其长度为1米年的特高压国际会议上,有着一口浓重山东口音的刘振亚在会上就表示,在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关键领域,真正的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

“发展特高压电,在特高压交、直流输电技术领域取得突破,自主开发特高压技术及其设备,有利于提升我国电技术、电力设备制造和相关行业的整体技术装备水平及竞争力。”刘振亚说。而从此次国行动来看,这些所指的核心技术,刘振亚准备亲自打造。

从2002年入主国开始,刘振亚被认为一直对“特高压”情有独钟,在漫天的反对声中且能“上马”特高压,此次的“小”并购,并不令人意外。

但是在接通电源之前一位电力行业的人士的观点给予了我们更具体的收购之因:“其实刘振亚一直希望国家电旗下能有一家ABB或者GE那样的大公司,既然特高压已经上马,发展自己的电力设备公司是在情理之中的。”

此前,国一直颇为遗憾的是,中国本土的输变电设备企业与国际同行的规模差距悬殊。国际电气设备制造业巨头ABB集团2008年的订单达到383亿美元,收入达到349亿美元,而我国目前最大的输变电设备制造企业西电集团2008年的收入仅仅130亿元。

由此,在今年年初,刘振亚甚至还专门做了一次“关于进一步加强直属科研单位科技工作,全面实施‘一流四大’科技发展战略、推动公司科技发展再上新台阶”的讲话。之后,中国电科院和国电科院签署了一系列的战略合作协议。

“到一定时候,刘振亚完全有可能再将三个公司(中国电科院、国电科院和装备公司)整合为一,那么中国那个时候就完全有可以与国外企业相抗衡的企业了。”有些业界人士对于国整合版图的未来表示了相当的期许。

但是与国际著名电气企业相混合解决方案在适合的价位提供了必要的刚度性能比,国内企业还存在较大差距,“大并不代表强,仅仅做大还是远远不够的,一个企业品牌的打造需要很长时间。”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

“变局”背后:并购引发垄断之虞 输变电洗牌迫在眉睫

面对电染指上游电气设备制造业龙头企业后蠢蠢欲动的势头,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简称“中机联”)在事件发生之后通过各方表示了对国的强烈抗议。继通过内参向国务院研究室、工信部和国家能源局反映情况后,中机联已准备再次上书有关部委乃至中央高层,进一步表达自己的呼声。

设备制造业务作为电企业的辅业,本应被剥离,但处于强势垄断地位的国迟迟没有进行主辅分离,反而进一步将行业排头兵许继和平高收入囊中。

在业界看来,国家电公司违背电力体制改革要求的行为不止于此,此次涌起的反对之声,将再次考验政府部门推进改革、打破垄断的决心和智慧。然而到目前为止外界还没有得到有关领导部门明确的回应。

“我们强烈反对。这是一种与体制改革相悖的市场行为,国家怎么能容忍这种不正当的并购?”8月18日,在事件过去一个月之后,我们采访到中机联执行副会长蔡惟慈,谈及国收购许继和平高后的影响和业界的意见时,蔡惟慈再次对外界表明了中机联的坚定的反对意见。

“这种并购后的影响,就犹如变质的高考,考生都不靠真本事去认真复习,而都去找寻关系以求特殊的加分,这会造成什么情况?努力创新学习的激情被大大的打击,企业创新动力和追求将受到极大的挫伤。”虽事件已尘埃落定一个多月,但提到此次并购后的输变电格局时蔡惟慈依然忧心忡忡。

国公司挺进上游,符合其业务一体化和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诉求。该公司表示,为支撑统一坚强智能电建设,需要延伸电业务产业链,适度发展电工电气设备制造产业。

不过这一举动对电气设备制造行业来说却是地震性的格局剧变。

国经营区域覆盖88%的国土面积,已经是国内电气设备制造行业最大的用户。尽管这些年来国在设备采购中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完善的招投标制度,但难免受到人为因素的干扰,其下属公司虽无资质,中标的现象仍屡屡有出现。

机械行业一份内部材料披露,在年初三峡地下电站送出直流输电工程主设备招标中,国家电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国电科院与法国阿海珐公司联合投标,在没有资质和业绩的情况下中标。在近期的一次大型抽水蓄能机组调速装置、励磁装置等关键附属设备的招标中,国不经招标,就将订单交给了另一家全资子公司国电科院。

目前,国不愿就重组设备制造企业的话题接受外界采访。而外界对于国这种意图明显的电气版图的扩张,有关专家提出了质疑,“如果国公司既做甲方又做乙方,且通过并购重组将其乙方产业做大,变成自产自销,甚至垄断技术专利,这是与电力体制改革的初衷背道而驰的。”

订做工作服
订做工作服
订做工作服
订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