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刚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致命的游戏之一家三口-【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02:18 阅读: 来源:金刚网厂家

“小武,我觉得我真是傻,居然会同意跟你们这帮疯子一起玩这种游戏!而且还是在死过人的地方!”一个男人闭着双眼急躁的说道。

“苏老二,你给我安静点,不在死过人的地方玩去哪玩?这么快你就把咱们玩的什么游戏忘了?还有,这可是你自愿的,我们又没逼你,你叫什么叫?”另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也是闭着双眼骂道。

“强尼,你少在我这装什么英雄好汉,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性,小腿肚子都他妈朝前了吧?你还好意思说我?”

“喂喂,拜托你们像个男人好不好,我和依依还没怕的叫出来呢,你们俩也不嫌丢人!”一个脖子稍微有点长的女孩也是闭着双眼叫道。她叫常静璐,不过大家都叫她“长颈鹿”,她的话一出口,苏二和强尼同时把嘴闭上了。

“话是这样说,不过小璐,我真的有点怕啊,我不想玩下去了,行不行啊?”这是一个中短发头的女孩,她叫依依,她的声音有些发抖的说道。

“都闭嘴,这是什么时候,你们还在这里叽叽歪歪,如果想退出的就走,但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中途退出的,有可能会丧命的!你们可要想清楚了。”说话这人就是苏二口中的小武了,也是这次游戏的发起人。

话说黩武等人玩的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通往冥界的阶梯》,游戏的玩法很简单,首先要找一处阴气较重的地方,之后在晚上的时候,准备一些纸灰,这纸灰可不是普通的纸烧成的灰,而是要那种给新死之人烧过头七的纸灰才行。

光有纸灰还不行,还要有那新死之人的坟头土,再用深井之水混合绞成泥,然后把这些纸灰和坟头土和成的泥,在阴气最重的地方摆成一个“门”字形。

玩游戏的人要在午夜11点半的时候站在“门”字形的开口处,闭上双眼,等待那通往冥界的阶梯。

不过这游戏还是很危险的,一旦确定玩这个游戏了,那就不能在等待阶梯的时候退出,不然重者当场丧命,轻者也是非疯即傻。

而且就算这冥界的阶梯出现了,玩游戏的人进去后,也可能会再也不出来了,或死在里面,或消失无踪!

还有,如果游戏的参与者成功的进入到冥界后,要更加的小心,因为那里不是人间,是不属于活人的地方。

所以活人进去后,不能开口说话,如果一开口说话,阳气就会外泄,会被阴魂发现。

这游戏最开始是被黩武发现的,发现这游戏后,他就在群里发起了招募。

当黩武把这游戏的玩法一说出来后,立刻就引起了很多群友的热情。不过由于地点的不同,最后参与此游戏的人选就定在了五个人。

这五人就是黩武,苏二,强尼,常静璐,和依依。

这五人选择了一处曾经死过人的破旧公寓,又准备了纸灰井水和坟头土后,在夜晚的11点30分,开始了这灵异游戏,通往冥界的阶梯!

随着时间的流逝,五人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他们每个人都紧闭着双眼,在黑暗的破旧公寓中并排站立着。而他们面前的地上,正是被纸灰和坟头土和成的一个“门”字。

此时的公寓中一片死寂,除了众人的喘息声外,别的什么都没有。

“小武,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到底那阶梯会不会出现?”苏二的声音有些发冷的问道。

其实苏二很想现在就退出不玩了,但是黩武说过,如果这游戏中途退出的话,最轻的不是疯就是傻,严重的还可能会死!

“再等等,大家都耐心一点,现在游戏已经启动了,我们没有退路了,谁敢冒险退出?反正我是不敢。”黩武的声音传了出来,其他人听到黩武如此说,也都闭上了嘴,不说话了。

那就再等等吧,大不了就在这里站一个晚上,反正天一亮也就没事了,众人的心里这样想着。

就在这五人的双腿站的有些发麻的时候,突然在他们的面前刮过了一阵阴冷的风,紧接着“吱呀”一声,这声音就像是有一扇老旧的木门被推开了一样。

“来,来了,门开了,阶梯,出现了!”黩武有些结巴的说道。

其他四人这时也同时睁开了双眼,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扇被打开的门。门里面闪着惨绿的光芒,而门的入口处,有一条长长的阶梯通往地底的深处。

看到阶梯的出现,众人心里即紧张又害怕,他们相互的看了看,最后目光都停在了黩武的脸上。

黩武看了看门口的阶梯,然后对其他四人说:“走,我们下去看看,这冥界有什么不同!不过大家注意,一旦咱们下去了,那就不能开口说话了,而且下去的时间不能超过两个小时,都记住了!”说完,他当先向下走去。

苏二等人见黩武已经走进门了,他们也没再犹豫,也紧随着黩武走进了门里。五人顺着阶梯一路向下,只感觉这阶梯真的太长了,就好像永远也走不完一样。

黩武走在最前面,他时不时的向身后看了看,跟在他身后的是强尼,此时的强尼满脸汗水,表情也有点扭曲,被这阶梯中的绿光一晃,显的有些诡异。

黩武停下脚步,他的视线绕过强尼向后看了看,发现依依和常静璐走在中间,苏二走在最后。黩武点了点头,他对这种队形表示满意,这样的阵容不错,三个男人走在队伍的头和尾,可以有效的保护中间的女人。

看到其他人都没什么问题,黩武转过头要接着走。就在这时,苏二突然跑到了黩武的身后,然后他拍了拍黩武的肩头。

黩武转回身疑惑的看向苏二,苏二的表情很紧张,他不停的用手指向身后,接着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一开始黩武没明白苏二的意思,可是当苏二又重复做了那几个动作之后,黩武和其他人也终于明白了苏二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有人在他身后拍他的肩膀!

这下可把黩武等人吓了一跳,这苏二是走在最后的人,他的身后怎么会有人拍他的肩膀呢?

看到其他人的恐惧,黩武急忙用手示意他们不要惊慌,赶紧往下跑。

就这样,黩武还是在前头领路,其他四人则跟着黩武一起向下急路而去。也不知跑了多久,当黩武看到阶梯的尽头出现一块黑色的洞口时,他心里清楚,快出去了!

想到这里,他加快脚步冲向了那黑色的洞口。

跑出那条沉长的阶梯后,出现在黩武面前的是一片灰蒙蒙的景象,就好像是这里正在下着大雾一般,不过周围的景物还能看的很清楚。这时其他几人也跑到了黩武的身边,看到这里的景象后,也都和黩武一样,愣在了原地。

也不怪黩武等人发愣,因为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栋老式的木房。不过这房子看起来面积不小,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大大的仓库一般。

“这里就是冥界?冥界就这样?”黩武等人同时想道。几人相互看了一眼,最后都不约而同的又把目光投回到了那座大大的木屋上。

黩武抬手看了看表,然后他来到其他四人的面前,他抬手指了指那座木屋,然后又指了指向回走的阶梯。

意思是,咱们这已经来到冥界了,是到那屋子里看看,还是向回走,回到人间去?

苏二看了看强尼,强尼看了看常静璐,常静璐又看了看依依,最后几人又看向了黩武,同时朝他抬手指向了木屋处。

黩武点了点头,抬脚当先走向了木屋。

几人走到了木屋的门前,黩武伸手拉了拉,门没反应。又用力拉了拉,还是没反应。黩武的情绪有些焦躁了,他抬脚狠狠的踹在了门上,吱呀一声,门开了。原来这门不是向外拉的,而是向里推的。

黩武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当先走进了木屋里面,其他四人跟在他的身后。走进了木屋,五人惊讶的发现,这屋子在里面看起来好像比从外面看更宽阔一些。屋子里面有些昏暗,而且还若有若无的响着阵阵的音乐声。

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这时强尼走到了黩武身旁,他拍黩武一下,然后用手指了指右前方。

黩武顺着强尼的手指看去,那里隐约好像有一道门,只是离的远,有些看不清。

苏二也看到了那道门,他也没跟黩武等人打个招呼,就向那道门走去。黩武本想拉苏二回来,可是一想在这里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来了又不看看的话,那不是白来了吗?这样一想,黩武也跟着苏二朝那道门的方向走去了。

其他三人见苏二和黩武都走向那道门了,他们也没了主意,没办法,只好也跟着向前走去。

走在前面的苏二这时却突然停了下来,他扭头看着身后的黩武等人,先是让后面的四人停下,然后他手指着自己的耳朵,又指了指自己的左边,意思是,听,那里有声音。

黩武等四人马上屏息凝神向左则竖起了耳朵。果然,从左侧那里传来了“咔咔咔!”的声音,好像那里有人正在砸着什么东西。

几人用眼神示意一下,怎么办?要不要过去看看?黩武和苏二都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走了过去。

离的越近,那“咔咔”声就越清晰,最后,这五人来到了声音传出的地方,那里也有一扇门,但那门却没有关,而是大开着的,那咔咔之声就是从这门里传出来的。

众人来到门口犹豫了一下,便鱼贯着走了进去。

一进到这扇门里,五人同时都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这血腥味实在太重了,黩武强尼和苏二还可以忍住,可是依依和常静璐这两个女人就有点受不了了。

此时的依依和常静璐二人死死的用手捂着自己的口鼻,就算这样,那浓烈的血腥味还是不断的钻入到她俩的呼吸之中。

如果是在以前闻到这种味道的话,那依依和常静璐肯定是有多远躲多远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里不是人间,而且黩武强尼和苏二这三个男人还在往里面走,这让二女不得不跟着往里面走,在这里,她们可不敢离开黩武等人自己跑出去。

“咔咔咔!”

进到屋子里面,黩武等人也看清了这声音的来源。只见在黩武等人的前面站着一个人。这人是背对着众人的。从背影看,这是一个男人,而且这男人很魁梧。

这个魁梧的男人前面好像是有一个类似桌案的东西,他的右手正高高举起,手上还握着一把绣迹斑斑的大砍刀,接着只听咔的一声,男人手里的刀砍向了桌案之上。

随着男人手里的砍刀落下所发出的声响,黩武强尼和苏二的身体也同时哆嗦了一下。黩武三人哆嗦并不是因为砍刀落下时发出的声音,而是他们看到,那砍刀落下时,居然喷出了一股血液。

黩武三人马上向两旁闪去。可是他们忘了,依依和常静璐还在他们的身后。他们到是闪开了,可是这样一来,血正好喷在了依依和常静璐的脸上。

“啊!”一声尖叫发出,黩武三人马上转身想制止这叫声,可是已经晚了。

黩武看到,他身后的依依正双手捂着嘴,一脸的惊慌,眼中也流出了眼泪。看来她也知道,她这一出声,算是麻烦了。

黩武慢慢的转过身子,登时心里就凉了半截。同时心里也想着:“完了,被发现了!”黩武看到,刚才还背对着他的男人,此时已经转过了身。这样一来,黩武等人也看到了这男人的样貌!

怎样来形容这男人的样貌啊?这男人的脸上身上都是血污,他的两腮上都是浓密的胡子,手里还拎那把砍刀,这都不算什么,这里毕竟不是人间,出现这种恐怖的画面还可以理解,不过最让黩武等人想不通的是,这男人的表情,居然是微笑着的。

这种微笑如果是在平常的话,会让人觉得很亲切,可是放在这种场面里,就显的太过阴森了!只见这男人脸上带着微笑,手里举着砍刀,向着黩武等人的方向就冲了过来!

“快跑!”强尼没忍住也发出了声音,瞬间,男人的目光马上就锁定了强尼。

黩武心中骂了句,转身就向门口跑去。

“嘭!”的一声,刚刚还大开着的那扇门突然快速的关上了。

这下众人的心里算是绝望了!

“啊,不要抓我,救我,小武,苏二,快救救我!”强尼的惨叫声从苏二的身旁经过。苏二睁开了双眼,他愣愣的看着强尼被那男人连拖带拽的走向了那桌案处!

黩武的眼睛也是直直的看向那桌案,只见那桌案上正躺着一个女人,这女人身穿着红色的旗袍,长长的头发挽在了头顶,她的皮肤苍白,但是,她的脸带着微笑,正侧头看着男人拖着强尼走向她。

还有,她少了一条腿!

“别杀我,求你放了我,求你了,呜呜……”强尼害怕的大声嚎哭着。

他被男人带到了桌案旁,只见那男人把刀放在了桌案上,然后他一手拎着强尼的衣领,一只手径直的伸进了强尼那正在求饶的嘴里。

随着一阵呕吐声,男人的手从强尼的嘴里抓出了一条白色的影子。一开始还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可是当这条白色的影子渐渐拉长,黩武等人才知道,这个,应该是强尼的灵魂了!

黩武想的没错,当那白色的影子彻底从强尼的嘴里被抓出来后,强尼也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而那条白色的影子还抓在男人的手里,那男人脸上的微笑也越发真切,他看着自己手上的那条挣扎的灵魂,慢慢的张开了嘴,一口就咬在了那灵魂的头上!

这男人双手抓着那挣扎扭曲的灵魂,不停的用嘴撒咬着灵魂的身体,直到把这灵魂整个吃掉后,他的目光又挪到了依依的身上。

看到男人看向了自己,依依才想起来,刚才她也发出了声音,这下完了,下一个被吃掉的,肯定是她了!

苏二和常静璐看到男人的目光后,他们都从依依的身边闪开了。看到苏二和常静璐的反应,依依也绝望了,是啊,这时候,还能有谁会帮到自己呢?

眼看着男人脸带微笑走向了依依,苏二闭上了眼睛,他没办法能救依依,但是他可以选择不去看依依惨死的样子。

正在这时,黩武突然拉着依依跑向了那扇门。依依虽然做好了死的觉悟,但有人想救她出去,她还是很想继续活的!

黩武来到门前,伸手转动着门把手,可是这门怎么都打不开。最后黩武退后了一步,接着抬脚就朝那门上狠狠的踹了下去!

一下,两下,三下,苏二看到黩武挺身而出了,他也过来跟着黩武一起踹门,就在那微笑的男人快要走近依依身旁的时候,嘭的一声,门终于被踹开了。

看到门开了,苏二第一个跑了出去,还没等黩武拉着依依向外跑呢,常静璐推开依依也跑了出去。

黩武心中这个气啊,心想:“你们又没暴露,跑那么急干什么!”不过想归想,他还是拉着依依向门外跑去。

黩武刚刚跑出门外,突然感觉身后一沉,他转身一看,依依已经被那男人拉住了。黩武不肯放手,他双手抓住依依的一只手,拼命的向外拉着,可是那男人的力气太大了,黩武费了半天劲,愣是没动分毫!

这时的依依早已吓的面无人色,她脸色铁表,咬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依依还是被男人拖进了屋子,门也关上了。随后,黩武在外面就听到了屋子里那凄惨的叫喊声。

黩武累的满身是汗的坐在了地上,他实在是太生气了。常静璐是个女人,跑就跑了,可是苏二这个大男人居然也跑了。

如果他要来帮自己一把的话,说不定依依能逃掉呢!正在生气的黩武恨恨的转过身看向了苏二跑去的方向,只见苏二和常静璐耷拉着脑袋又回到他的身边了。

苏二来到黩武的身边,对他比划了几个手势,那意思是说:“完了,我们走不了了,离开这里的门,不见了!”

黩武明白这意思后就急了,门不见了?那还得了?门没了怎么回去啊?难道在死在这里?

常静璐有些尴尬的坐到了黩武的身边,她沉默了一下用手比划道:“现在怎么办?”

黩武冷眼看了她一眼,最后叹了口气,比划道:“那里还有一扇门,只能碰碰运气了。”苏二和常静璐只能点头表示同意了。

三人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就起身走到了那扇门前。黩武示意让苏二去开门,苏二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握在了门把手上。

咔的一声,门开了,一阵音乐声传了出来。这音乐声正是他们刚进到这房子的时候听到的,只不过没有现在的声音大罢了。

听着这音乐,黩武三人同时心里一毛。这音乐应该是从老式唱片里发出来的,也不知里面唱的什么,杂音很大,可是还是能听出这其中的旋律。

三人对望了一眼,黩武推了苏二一把,苏二只好第一个走了进去。

三人走进屋子后发现,这里好像是间客厅。而且家具的样式都很老。就好像是上个世纪30年代的那种风格。走进屋里,面对黩武等人的,是张沙发,这沙发不错,靠背也很高,如果一个人坐在上面,那你从沙发的后面是看不到坐在沙发里的人的。

黩武看完了沙发,他又把头扭向了音乐发出的地方。

那里果真有一台老式的留声机,上面还旋转着一张黑色唱片。这时常静璐绕过了沙发的背面走到了前面,呜的一声,常静璐一下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她的双眼充满了惊恐。

看到常静璐的样子,苏二和黩武相互看了一眼,都快速的从沙发的背面跑到了沙发的正面。一来到沙发的正面,黩武和苏二也是吓的不轻。

此时黩武三人看到的,就是这沙发上坐着一个人。这是一个女人,这女人穿着红色的旗袍,右腿搭在左腿上,她的皮肤苍白,长长的头发挽在了头顶,她的脸上还带着诡异的微笑。

看到女人的这些特征,黩武心中就是一震,这个女人,不就是刚才躺在桌案上的那个女人吗?她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

黩武看出来了,苏二和常静璐也看出来了。尤其是常静璐,她此时简直就要崩溃了。只见她全身都在颤抖着,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是随时都会死掉一样!

黩武见到她如此反应,马上用手拍了拍她的肩头,常静璐艰难的转头看了看黩武,她的眼睛眨了眨,眼泪才终于流了出来。

看到常静璐恢复了正常,黩武这才四下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这间屋子的面积也不小,不过这里的家俱很多,所以显的不是很空旷。

黩武小心的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最后终于被他发现,这屋子的书架旁,还有一扇门。

这个发现使黩武有了些许的希望,他连忙走过去招呼苏二和常静璐,让二人跟着他走。当三人小心的走向那扇门前的时候,常静璐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

就是这一眼,常静璐的双眼再次瞪大,她看到,刚才还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此时正站在她的身后,一脸微笑的看着她!

看着那苍白的面孔,血红的嘴唇,诡异的笑容,常静璐的精神终于崩断了,她大喊了一声,便发疯般的躲开了那诡异的女人,冲向了来时的房门处。当黩武和苏二听到叫声回头的时候已经看到不常静璐的人了。

苏二和黩武赶忙在屋子里到处寻找起来,可是当他们二人来到沙发处的时候,却发现原来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此时却不见了!

就在这时,原来那正在播放着舒缓音乐的留声机,突然从里面传来阵阵的叫喊声与求救声。

这是常静璐的声音,黩武和苏二的心里同时想道。可是为什么她的声音会从留声机里传出来?

听这声音,常静璐好像正在受着什么痛苦,把苏二听的混身直起鸡皮疙瘩,黩武跑到那台留声机的面前,这下他听的更清楚了,他听到了常静璐的呼救声,她在求黩武和苏二去救她!

然后就是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接着变成奄奄一息的呻吟声,到最后没有了声音,而这时的那唱片上的指针也抬了起来,唱片的速度也变的缓慢,最后停了下来。屋子里变的一片的死寂。

就这样,黩武和苏二傻傻的站在留声机旁,看着那早已停止旋转的唱片发呆。来的时候五个人,现在就剩下了两个人,这种结果是黩武和苏二想不到的。

他们没想到,这游戏会让人如此绝望,也如此致命!

二人沉默了一会儿,就都不约而同的走向了书架的那扇门前。黩武伸手拧开了门把手走了进去,苏二紧随其后。

进门之后,又是一番不同的场景。看这屋子的格调,好像是个小孩子的居所。黩武和苏二看到,这屋子里装满了各种木制的玩具。

屋子不大,可以一眼看到头。黩武和苏二向前走了走,他们想找找,看看还有没有别的门。可是他们最后失望了,这屋子里连窗户都没有,更别提门了。

正当黩武和苏二想返回去再找找其他地方的时候,他们的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

黩武二人转头看去,只见他们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男孩,这男孩穿着灰色的毛衣,黑色的裤子,正背对着黩武二人骑在木马上来回的摇着。看到男孩的出现,苏二有些急躁的抓了抓头发,接着,他做出了一个让黩武惊恐的举动!

只见苏二快速的走到了男孩的背后,然后伸手抓向了男孩的肩膀。看到苏二的举动,黩武刚想伸手拉住苏二,可是晚了,苏二的手已经抓在了男孩的肩头。

接着,他便把男孩的身体转了过来,“啊!”苏二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叫,因为苏二看到,这小男孩的脸色惨白,就好像没有血一样,但是这男孩的表情,也是微笑着的!

“完了,怎么连苏二也叫出声了!”黩武心中暗想。发出了这声惊叫,苏二也后悔了,他知道自己麻烦了,所以也豁出去了。他一把推开了男孩,冲向了房门。

啪的一声,苏二将房门打开,但他没有跑出去,而是停在了门前不动了。

黩武也很奇怪苏二的举动,为什么他打开了房门却不跑呢?

黩武朝苏二那边看去,才知道不是苏二不想跑,而是他打开房门后看到了三个人。这三个人苏二都认识,他们正是因为发出声音而死掉的,强尼,依依和常静璐!

这三人站在门口处,正一脸的微笑看着苏二。

站在屋内的黩武还没等走到苏二的身后时,就听苏二惨叫了一声,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拉出了房门,接着,那房门便嘭的一声关闭了!

黩武快速上前抓住门把手,用力的拧着,可是这门就是打不开了,过了一会儿,黩武终于放弃了努力,颓然蹲在了地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黩武站起了身子,他转过了头。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三个人,一个魁梧的男人,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人,一个穿着灰色毛衣的男孩。

这三人齐齐的站在黩武的身后,对着他微笑着……

黩武此时也不害怕了,五个人进来,现在就自己一个人了,他能怎么办?

黩武看着走向自己的这三人,他没有躲闪,没有后退,他没有退路了。那就死吧!

想到这里,黩武闭上了眼睛。可是过了一会儿,没有任何的疼痛感,黩武又睁开了双眼,嗡的一声,他的脑袋发出了一阵轰鸣,黩武看到,自己身后的那三个人,此时都站在了他的面前,而且距离很近,就快贴到他的脸上了!

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三张带着微笑的脸,这刺激太大,黩武差一点就昏过去了。

“他们想干嘛?为什么还不杀了我?”

正当黩武心中不解的时候,他面前的三个人又往他面前贴了贴,然后,黩武看到这三个人的嘴一起的动了起来!

不光是嘴动,还有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这声音就像是昆虫振动翅膀发出的嗡嗡声一样。黩武听了一会儿才明白,这三个人是在对他说着自己的故事,很乱,很杂,黩武一时间也听不出来是怎么回事。

最后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快炸开了,他双手捂着耳朵发疯般的摇着头,同时嘴里痛苦的大喊着:“不要再说了,求你们不要再说了!”可是那三个人的声音还是不断的传进他的耳朵。

最后,黩武的大脑经受不住这种刺激,他大叫一声,便昏了过去……

三天后,一家精神病院里。

一名医生面对着一名患者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上个世纪30年代有一家三口,女的喜欢在外面勾三搭四,被她八岁的儿子发现了,这女人怕自己的儿子把这种事告诉给她丈夫,就把男孩杀掉了。但女人的丈夫最后还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所以这男人就把他妻子杀害并肢解了,是这意思吧?”

患者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医生又问:“你还说,这是你们五个人一起玩的什么灵异游戏是吧?而且这游戏进入到冥界后,是不能开口说话的,不然就会死,但是你最后为什么没死呢?你不是说,你也开口说话了吗?”

患者原本没有丝毫表情的脸,瞬间挂上了诡异的微笑。

“我还活着是因为,那三个人需要有人活着出去啊,出去讲他们一家三口的故事,他们叫我把这故事讲给别人听啊,嘿嘿,哈哈哈,你玩不玩游戏啊?通往冥的阶梯,很好玩的,你玩不玩啊?你玩不玩……”

寒灵之剑私服

纳兹冒险记手机版

箱庭战纪

化神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