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刚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金刚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新兴市场货币困局难解对冲基金酝酿沽空潮自动排焊机

发布时间:2020-10-18 15:46:55 阅读: 来源:金刚网厂家

全球风险魅影

2015年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新兴市场遭遇资本外流,大宗商品持续下跌。即将进入2016年,一切似乎并不会好转。在美元加息之下,新兴市场将继续遭受货币贬值压力,被迫取消资本管制,在美元刚加息,阿根廷宣布取消资本管制,带来的则是货币大幅贬值。同时,新兴市场外债风险如影随形,资本外流或将持续,这都对新兴市场经济增长造成压力。另一面,则是大宗商品将继续承压,需求仍然难有改善,国际对冲机构做空力度不减。

多位国有大型银行外汇交易员坦言,多数投资机构相信新兴市场国家不大会重蹈亚洲金融危机覆辙。究其原因,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拥有庞大外汇储备,能有效控制新兴市场国家外债风险;更重要的是,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大跌导致新兴市场国家不少资产价值被低估,反而会吸引大量抄底资本垂涎,有助缓解新兴市场国家的外债兑付压力。

经历2015年跌跌不休,2016年新兴市场货币能否“凤凰涅槃”,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至少,国际大型投资银行对此依然保持着“悲观态度”。

一家美国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张刚向记者透露,目前,不少国际资本已经布局酝酿第二波新兴市场货币沽空潮。如果2015年这些资本的做法,是同步沽空大宗商品与新兴市场货币,2016年他们则会利用新兴市场国家外债风险骤增与被迫取消资本管制“做文章”,实现沽空套利的目的。

目前而言,新兴市场国家货币能否凤凰涅槃的最大障碍,是部分国家央行受制于外汇储备资产锐减,被迫解除资本管制放任货币汇率自由波动,导致本国货币出现一次性大幅贬值。

就在12月17日美联储加息当天,阿根廷新政府宣布取消维持4年的资本管制,允许阿根廷比索汇率自由浮动。尽管阿根廷央行将31亿美元外币资产兑换成美元,力挺阿根廷比索汇率稳定,但事实上,当天阿根廷比索日内最大跌幅高达41%,收盘时贬值约32.4%。

新兴市场

国家外债风险“悬疑”

在张刚看来,2016年国际资本敢于拿新兴市场国家外债风险“做文章”,主要原因是他们借鉴了2014年底大举沽空俄罗斯卢布的做法——由于当时俄罗斯央行动用大量外汇储备干预汇市稳定卢布汇率,令这些国际资本发现俄罗斯剩余外汇储备未必能足额兑付其短期外债,这反而增加了他们大手笔沽空卢布套利的胜算。

“如今,不少新兴市场国家面临同样的困局。”张刚坦言。此前他收到一份来自IMF的报告显示,新兴市场国家整体外汇储备2014年二季度达到8.06万亿美元,但到2015年一季度,这个数字迅速锐减为7.5万亿美元,而外汇储备下降的主要原因,包括资本外流、央行干预汇市、美元升值造成非美货币外汇储备资产缩水等。

有机构调研发现,为了稳定本国货币汇率,整个2015年期间,新兴市场国家央行每个月平均动用约1000亿美元外汇储备干预汇市,再考虑到本国货币贬值引发的资本外流等因素,目前新兴市场国家整体外汇储备似乎已跌破6万亿美元。

“这也是国际资本最愿看到的局面。”张刚认为。据他所知,有对冲基金正在仔细测算每个新兴市场国家外债与外汇储备之比,包括俄罗斯、马来西亚、阿根廷、智利、印尼、巴西等外债/外汇储备比重远超100%的新兴市场国家货币,都被他们纳入2016年的沽空货币目标。

“在这些国际机构看来,新兴市场国家外债风险所造成的金融动荡,远比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冲击要高出很多,反而产生更高的沽空套利收益。”张刚进一步指出。

记者也了解到,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令美联储推行零利率政策起,约有5000多亿美元利差交易资金流向新兴市场国家高息债券,一旦美联储启动加息周期,这笔资金纷纷回流美元资产,无形间加剧新兴市场国家外债兑付压力。

这会不会引发新兴市场国家连锁反应——引发新兴市场货币整体大幅贬值?

多位国有大型银行外汇交易员坦言,多数投资机构相信新兴市场国家不大会重蹈亚洲金融危机覆辙。究其原因,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拥有庞大外汇储备,能有效控制新兴市场国家外债风险;更重要的是,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大跌导致新兴市场国家不少资产价值被低估,反而会吸引大量抄底资本垂涎,有助缓解新兴市场国家的外债兑付压力。

“而且,新兴市场还可能吸引不少来自欧元区的外流资金,这也是不少机构看好新兴市场货币2016年触底反弹的重要原因之一。”张刚表示。

资本回流难助新兴市场

货币重振旗鼓

近期,德意志银行外汇策略师George Saravelos发布报告称,过去12个月欧元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资本外逃,其中固定收益净流出达到创纪录的5000亿欧元。已经超过了欧元区经常账户盈余。

“其中,大部分外流资本选择购买美国债券。但不排除部分资本开始重新回流新兴市场货币。”George Saravelos表示。

究其原因,2015年不少新兴市场国家资本之所以撤离本国,除了转投美元赚取高回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抄底欧元。然而,随着巴黎恐怖袭击事件引发市场对欧元区经济复苏前景的担忧,这些资本一旦发现2016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基本面优于欧元区,自然会重新考虑将部分资金从欧元资产转回本国。

高盛集团也预计,2016年新兴市场国家整体经济增速为4.9%。

贝莱德高级资产管理经理Rick Rieder则指出,当前新兴市场一些主权债(包括墨西哥、印度和菲律宾)的信贷情况,比欧洲不少国家更好,这反而是促使资本撤离欧元区回流新兴市场的重要驱动力之一。

不过,有多少资本会真正回流新兴市场,仍是未知数。

“规模应该相当有限,因为这些资本还有一个更好的选择,就是转投美元资产。”张刚直言。只要美元指数突破100这个重要整数关口,国际金融市场就会达成共识,即美元强势上涨将贯穿美联储整个加息周期,无形间令新兴市场货币平添持续的贬值压力,甚至出现更严峻的金融动荡形势,包括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受制外汇储备资产锐减,一旦被迫取消资本管制,就会出现本国货币一次性大幅贬值,引发剧烈通胀、经济衰退、资本外流,货币持续贬值的恶性循环。

瑞银表示,新兴市场国家将在2016年进入一个新的危险时期。尤其是外债风险较高的南非兰特、印尼盾、马来西亚林吉特、哥伦比亚比索仍可能引领新一轮贬值,同时新兴市场整体股市仍将再次跑输美国等发达国家股市。

关注有惊喜

一体化污水泵站厂家

青脚麻鸡苗

情绪宣泄器材

彩灯

相关阅读